Sunday, June 13, 2010

红酒vs心情

好久没这么relax了。

手里的酒杯是一个不算熟的朋友千里迢迢从法国带回来。那么多年来都没见面,联络更是少得接近零,没想到今年华人农历新年期间无意间在msn聊天时提到本身对葡萄酒有兴趣的事情他竟然会放在心上,回来大马前特地从法国买了一个酒杯送我。真是难得,虽然对方不是直的,但会把一个random chat内容牢记在心里的朋友也算是个有心人,日后又多了一个shopping kaki,真是件好事。



最近心情都很差,不晓得为了什么心情就是很差。跟那位从法国回来的朋友聊到过去的事情,才发现原来只是借不是每个人都会随着时间而改变,他还是以前的他,一点都没变。对方一直提起我们以前的威水史,不断地认为我还是以前那个什么都办得到,把“不可能的任务”变成“什么都可能发生”;可惜在现实中大家都必须随着时间做出改变,问题在于变得更加好还是更加糟糕而已。

对于过去,我老早就放弃了,对于未来我不晓得自己该做些什么,面对现在我内心还在挣扎着。这一切一切都因为过去自己是个独裁者,一个喜欢各自行动、他人配合自己的独裁者;而现在厌倦了那种生活,厌倦了人人听见我会出现就会深深的吸一口气那种场面,厌倦了当自己突然出现在某种公事上的场合大家就会乱了手脚、慌慌张张的把自己efficiency的一面尽量表现出来;对,我让他们害怕,恐惧是我的同伴,我不能分离的同伴,我的出现代表恐惧感,我就是那个可恶的家伙,那个让人害怕的家伙,那个一出现就会无缘无故的让人感到害怕的家伙,真该死!酒,喝多了本来就会醉,醉了头就会变得沉重,眼皮也自然的会慢慢的合起来,脑袋更是会听话的去休息。

喝得头昏眼花又怎么样?醒来还不是要面对现实。一次过开了两瓶酒,两瓶再便宜不过的葡萄酒,虽然味道尝起来根本就比不上平时喝的,但至少效果也不错,一瓶下肚以后就开始了昏晕晕的感觉,另外加上一瓶就足以让虫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不亏是葡萄酒,至少比那些该死的啤酒好得多。可惜,Pinotage并不是本身懂得欣赏的葡萄酒之一,我还是喜欢Cabenet Sauvignon。


葡萄酒的口感随着温度而改变,而当下我还是喜欢把Pinotage稍微加热,摆放在room temperature,为的就是让它变得涩,让它符合我的心情,我这糟糕的心情。

啊。。该睡了,该死的眼皮开始掉下来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