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0, 2012

乱写

别人面前风光的表面其实隐瞒了很多心酸的事情。很多时候其实我比较喜欢独自一个人去思考,去衡量才做出任何的决定,至少独处的时候我的脑袋、思想才是属于真正的我。以前有个一起做fair的同事说过如果不是一直压愈,我很可能就是一个很恐怖的人,其实她那时候说的一点都没错。往往有人惹我的时候,臭脾气是一定会出现在表面了的,但是心里那种不断的盘算、计划、比较着,该什么时候怎么样去复仇,那种想法其实我也不了解为什么会出现,只是知道事后自己会觉得非常害怕,我害怕自己的另一面。

一种压力是我的推动力,也是我臭脾气爆发的作俑者。在压力下我的办事能力会比平日强得多,但同时间脾气也好像不受控制的,只要有人踩到不该踩的就会被我掐得半死。另一种压力就是跟着朋友们,或者是需要在一个群人里毫无目标的谈天说地消磨时间,其实我并不在行。这种压力,有时候让我觉得自己不受控制的一直想要做些什么东西来分散注意力。其实我并不否认自己是一个团体动物,我需要跟同类聚集在一起,但是我并不希望能够完全的容纳在其中;在一群人中我懂得去享受四周都有人的那种感觉,但是我还是需要一个安全的距离,或者是一个独处的空间。很多时候跟朋友、同事、甚至是家人出游或者是任何需要花上大半天来面对人群的时候,我需要的就是自己的一个空间,所以往往自己宁愿多花些钱,或者是麻烦些去弄一个分开的房间、空间来休息,也不原意跟别人同房、长时间相处在同一个空间。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要真正了解一个人,只需要共处一室24小时,或者是同住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发现到对方平日交流的时候不会被发觉的弱点和坏处;那相等于摩擦的开始,或者是让别人有机会掌握和攻击弱点的源头。

猜疑。。难道就是人类的本性?还是创造者赐予人类的一项弱点?
喜欢规律的生活,但也享受那种不规律的刺激。就好比昨晚凌晨的一通电话就让我赶回工作室,如果说医学领域里的医生、护士生活不规律因为必须要长时间工作和应付任何的突发状况,那么我想那会是一个我享受工作状况的天堂,可是我就不喜欢面对唠唠叨叨的人,更是讨厌去理解和计算任何与数字有关的东西,所以每当公公提起我不去读医科有多可惜的时候,我就只能够在一边的偷笑,因为我是个典型的坏小孩,家里的一只黑羊,我喜欢看书、研究历史和其他方面的知识,可是对着课本、作业这些东西,还是别烦我好了。

沟通
我不是一个懂得说话的人,很多时候我想要表达的东西,说了出来很多人却是理解到另一样事情。讨厌。
现在还是一样,但至少在正式的场合,或者是只要是在记事本内有安排到的事项前几天,自己在家里或者是有空的时候都会在脑袋里准备稿,也在记事本里记下需要提的事情,然后反复的看、修改、再看,所以在正式的场合里很少出现表达错误的讯息,反而增加了平日与身边的人的摩擦。。我还是喜欢跟着事先安排好了的时间、事物,至少那样我不需要去浪费更多的时间来解释、修补那些由误解、误会所引起的事情。

这几天心里的另一个我跟表面的自己一直不和。心里的那个就好象一只脱了线的野兽一样乱蹦乱闯,表面的却需要处处顾虑着“如果那么做会引起什么样的效果”。老爸出外坡接近一个星期,公司内的老臣子就开始搞小动作,其实我非常理解到要屈服于一个在他们眼中还处于乳臭未干的家伙的确是有点勉强,尤其是一个平日难得见到影子的家伙一来就要大改特改,那公司的系统重新编辑过。。老臣子造反,已经是预料中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他们会与家里的皇太后合作起来逼供,也好,至少让我知道入后如果接手,公司内有哪个员工需要强制退休、辞职、解雇,和那些需要提拔等等。好多事情需要小心的计划,不然一个小错误就会被有心人炒作成大问题。。

手上的现金已经花到七七八八了,投资方面并没有起色,反而开始有亏钱的迹象。看来接下来的好几个月财务上的处理需要特别小心了,这世界,没钱就没办法存货,现实就是现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