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0, 2012

我的爱

人一生中可以有多少个挚爱?不少吧。。

今天不说其他,就说说我的第一个包,茶包。老爸至今还是很不明白一直再也普通不过的土狗到底有什么特别,我只能说遇到了,算是缘分,我成长的当儿生命里就没有别人有的部分东西和人物,所以冷血是我跟哥哥的特色。狠起来,我们曾经徒手杀死一只猫,原因不过是因为那只猫跑进屋里偷吃婆婆要煮的鱼。我也曾经把婆婆养的鸡给杀死,不是用刀,是用手,双手抓着那只鸡,然后一只手把鸡颈给折断。。婆婆发现后就大骂了我一段,她认为我浪费了一只还没有成年的鸡,就这么简单。

我那时候一年级,结束了一段生命我并没有感到特别快乐,可是我得到了心里的平静。我需要的是平静,所以我杀。邻居养的白鸽一点都不怕人,而且很多很多,白鸽的粪便就是婆婆的头痛,不过因为是邻居养的,也就只能够忍。就因为有那么多白鸽,我需要平静的时候就偷一只,把鸽子塞在衣服内然后快速的骑脚车到附近的空地把鸽子的平静给夺过来。不知道让多少鸽子枉死在那空地上,只是知道有一天发现邻居不再养鸽子,她把鸽子们给卖掉了,剩下的都因为经常被驱赶而变成了野鸽。。那是我黑暗的一面,也是让我得到暂时性的平静的时刻。

两个礼拜大的茶包


茶包,是我19岁那年回家后才开始进入我的生命。我曾经想过,也想要过夺取她的平静;那年我很彷徨,我不知道自己属于哪里,我不知道我在这个家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只是觉得别人一有不如意的事情就拿我来出气,总觉得自己在这个地方根本就是一个多余的人物,我特别需要我的平静。她的出现,我意外的发现她,说得好听是缘分,说得白了,其实是我自私,需要得到些平静。是的,她差点就成了我的受害者。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会选择在路边停下来然后把她给捡起来。可能是因为她长得小,是个很容易解决的东西,一个被我夺取了平静后可以很容易的被丢掉。。相反的我没有,我很庆幸我没那么做。她被带回家的时候弟弟就很兴奋的看着手掌大小的她,茶包那时候没有名字,就只有一个称号- “小狗”,“那只狗”。一只土狗,一只从路边捡到的土狗让我明白夺取别人的平静,让他人长眠不是解决的方法,我有能力去改变,因为我还没做出让人有理由把我给送进监狱、处死的行为。我明白生命的脆弱,更加明白操纵生命的权力,那种快感是多么的让人着迷。当一个生命结束后,身体就会很平静的躺着,不会因为外界的任何一件事、任何的声音给影响,平平静静的躺着。


茶包没有成为我的受害者,三个月后的她让我气得半死。我不敢打她,因为我怕出手的时候会不小心把她的平静给夺过来,我没办法面对面的看着黑暗的自己。不过,我得到了享受不平静生活的理由,至少那时候的茶包是个吵到半死的家伙。绑起来-吵,锁起来-吵,我们吃不让她吃-吵,丢下她一只自己玩-吵,总之就是吵一个字来形容。


这张是茶包四个多月大的时候拍的,那时候在网上得知有人的宠物店关门大吉了,正在清货,我就扫了一大堆零食阿、玩具阿、狗链什么的,总之就是捡便宜。四个月大的茶包其实曾经被送走两次,两次都不超过一个星期就被领养家庭给送回来,一个呢是觉得又吵又不会上厕所乱乱大小便的狗,尤其是不起眼的土狗是种包袱;而另一家因为她拉的粪便里有虫,担心对家里的小孩不健康就把她给送回来给我。。


可能是因为本送走两次又被送回来,茶包特别粘人。她喜欢粘我和弟弟,因为每次都是我负责她的食物还有给她把屎把尿,弟弟就负责给她运动运动,说明了就是跟狗玩啦!因为她很粘人,本来叫她茶包是因为她喜欢在我吃喝的时候粘我,一杯茶一个包,缩写就是茶包。。与弟弟讨论后就索性叫她“爹包/ Teh Pao”,华语直接翻译就是茶包。


捡到茶包的时候兽医预测她大概有十天而已,眼睛还处于半开的状况,那天是2010年11月15日。十天大的茶包,不难算,她出世的日期大概是2010年11月5日,就这样我们把每年的11月5日给定作是茶包的生日。随着她的出现,财务上我的负担增加了,可是我觉得快乐,我知道每天放学后自己都有一个目标让我尽快地回家。我得到了另一种的平静,一个跟茶包玩乐的时候得到的平静。至少那样我不需要去找猎物,不需要去想在夺取他人的平静后该怎么处理掉剩下的壳。。


短短的一年多,在茶包身上花了不少钱。以前的零用钱每当到了月尾都有一笔钱给我收下。茶包的出现和经常往兽医院跑得日子,我加入了月光族的行列,不过我活得开心,因为我的生命精彩了许多。跑了那么多间的兽医院,见过那么多的兽医,和目前的这位有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感觉,我们成了朋友,偶尔会相约出来喝茶吃饭吹水,有时候因为不够人手或者是遇上紧急状况的时候目前这个兽医会联络我要我过去帮忙。朋友,要说让人完完全全放心去信赖的我想我只有茶包。

我的成长,也是茶包的成长,时间的流逝让我们不断的学习去互相配合。我得到了另一种的平静,一个不需要让我躲躲藏藏的平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