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9, 2012

脑残无限,和平万岁万岁万万岁

又一些脑残的家伙。。。

脑残的邻居,平日半夜十二、一点亮高灯对着我家主人卧房照一个小时,就好比把我家主人房当作是巨星表演的舞台;其间就站在我与他家之间的马路中大喊大叫、诅咒白天他工作上遇上的“小人”,偶尔心情好打算给自己留点口德时就改用吹箫。夜夜如此,十年如一日,风雨不改的表演。幸好我家大部分都是夜猫子,不到夜里两三点都不会入睡,可是苦了隔壁几家,而与他同住的父母却选择没有阻止他们家的疯儿子。

昨晚那脑残如常的表演,或许她本身觉得十年来都每人给他鼓掌送鲜花什么的觉得沮丧,竟然换个花样,来到我家大门前大喊大叫将近一个小时,又见无人为他鼓舞;变本加厉的用双手抓着我家门闸然后金刚上身似的,死命的摇晃。。我家两个包因为这样而狂吠,把它们给拉进屋内也无法让那脑残的家伙停止。

豆沙包和茶包:“疯子在屋外闹事,我俩去驱赶竟然变了滋事者?!”

今天七早八早(准确地说是早上六点五十分左右)该脑残的父母竟然登门造访,狂按我家门铃把家里所有人都给吵醒,不是为他们儿子昨夜那疯狂的举动道歉,而是来投诉我家两个包昨夜狂吠(大约有五分钟之多),却只字不提他们那疯狂的儿子昨夜在我家门外干的好事;向他们提起却被转移话题,坚持我家的狗是罪魁祸首。我的妈呀。。。这世界怎么就那么多脑残的家伙??

白天,是我享受睡眠的时刻,为了自己的利益和维持和平,我。。我。。吞下了那口气给那两佬赔不是,换来的却是那双狠狠的眼神瞪着我,冷冷的语气带着顶点的要挟和命令,要我把“问题(指的是那两个包)”给解决掉,否则就要我好看。脑残,原来并不是万能国政府的专利,和平共识却成了滋事者。。看来今晚的表演必须要赏脸,全程拍下来让执法单位出席以示支持才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