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6, 2010

以前不开心的时候都会等到晚上然后的躲在房里咬枕头发泄;不知道多久以前开始一不开心就回去学校操步,死命操,操到自己双腿酸痛、麻木,天黑了、夜了才回家;回来后只要不开心就去放风筝,管它有没有风、天气热不热、太阳晒不晒就是需要出去喘口气,把心里不开心的一切给发泄掉。

不知道从几时开始不再去放风筝,也不再出门;呆在自己的房里觉得比较快乐、满足。不愿意踏出去,不愿意见到、听到、遇到会让自己心烦的东西;我宁愿呆在自己的安乐窝也不让人借机把心中的不满、委屈发泄在我身上,更不想因为被别人无端端大小声而让自己最黑暗的一面呈现出来。怕失去了控制就会做出恐怖的事情,怕走错了一步就不能回头,更是怕自己的那一刻心,如果还有那一点点的良知也会被心里的不甘、愤怒、委屈给毁灭掉。往往一个恶魔的诞生是一个天使的逝世,当天使的良心、理智死了以后,剩下的就只有不好的一面,这一面就是恶魔。而我的良知早就离我而去,剩下的就只有理智。

有好多事情憋在心很难受,很多时候不是不想说,只是每次才开始说就会有人很主观的批评,不然就是听也不听完就认为自己非常了解一切,不给人发表的机会就开始讲开始骂,上几代的恩怨也拿可以拿来发挥。本来还以为这种现象可能只是正对某些课题,过后才发现原来不是课题的敏感性而是个人态度的问题,没必要说的还是别说,现在干脆不用说,省事生气不用吵。

I feel so bitter inside. There is a beast in every human, and a human in every beast, it's a matter of how much humanity you have inside. Sometimes I sleep for hours, or most of the day to shut off my mind, to forget my anger, or better still, forget my evil twin before it set the beast free.

1 comment:

  1. 要找到懂得聆听的人比要找一条紫色的蛇更难,几乎100%的人都会在还未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就先批评和下定论。

    最后还是继续憋住比较好。

    其实可以放下更加好。不过很难。

    ReplyDelete